分享

中国化重水堆的创新思维(三)



先进燃料重水堆的新作为

记者:作为重水堆发展的重要一步,在回收铀利用领域突破的同时,中核集团与加大拿大坎杜能源公司联合进行了先进燃料重水堆(AFCR)的研发。先进燃料重水堆的研发及进展情况如何?

张振华:AFCR基于加拿大开发的三代加强型坎杜6堆型(EC6),采用了更加灵活的燃料策略,并充分汲取福岛核事故后的经验,具有了更高的安全性,也具有更好的经济性,满足了三代核电技术要求。加拿大核管会对EC6已进行了三轮的安全审查,现在可以结合厂址进行设计了。

AFCR的技术特点就是以压水堆乏燃料后处理产生的回收铀作为核燃料,后续还可以充分利用钍资源,过渡到钍堆。回收铀是资源再利用,而钍堆是新资源的利用,价值更大。这将是一个革命性的变化。

作为新资源利用的钍堆,我们准备分两步走。第一步是在研究堆上进行芯块考验。在新建AFCR堆直接利用回收铀的同时,进行钍燃料元件考验,开发路线图与回收铀利用是类似的。第二步是在下一个新建机组上直接利用钍资源。

先进燃料重水堆研究论证工作2011年12月就开始了。2012年3月,我们四方签署了《先进燃料重水堆开发合作协议》,合作开展先进燃料重水堆研究论证。

去年11月,AFCR技术方案通过了由中国核能行业协会组织的审查。他们认为,AFCR能够满足最新安全要求和第三代核电技术要求;AFCR与中国现有的压水堆匹配,能够促进核燃料闭式循环和产业发展,符合我国核能发展的整体策略。

记者:AFCR国内外的发展情况如何?

张振华:从原理上来讲,每4台百万千瓦级压水堆的乏燃料后处理产生的回收铀可供应一个百万千瓦级的重水堆。也就是4台压水堆,配1台重水堆。

在国内,先进燃料重水堆必须有项目依托。我们希望能有一个厂址建设先进燃料重水堆,可以规划先上两台机组,直接利用回收铀。200吨后处理厂可处理8台压水堆乏燃料,后处理产生的钚可供2台快堆使用,回收铀可供3~4台先进燃料重水堆使用。先进燃料重水堆还是有很大的发展空间的。

在国外市场开发上,中国与加拿大正在考虑组建合资公司,共同开发第三方市场。去年7月24日,中核集团与加拿大SNC兰万灵集团公司签署了合作谅解备忘录,将联合推进先进燃料重水堆研发与新建重水堆的全球推广。

去年11月8日,在人民大会堂,两国总理的见证下,中核集团与坎杜能源公司签署了组建合资公司的框架协议。双方组建合资公司的事项一直在进行中。

记者:对于AFCR未来的发展有何考虑?

张振华:现在中国也正在参与世界重水堆的建设。比如,中核集团与阿根廷签署了合作建设重水堆的协议。中国广核集团与罗马尼亚签署了建设重水堆的合作意向书。目前相关的工作正在推进中。还有一些有意向建设重水堆的国家,如土耳其、马来西亚、捷克等,中核集团也正在与他们进行积极的商谈。

未来,我们还有一个最理想的方案,就是建一个燃料供应中心。我们可以建设先进燃料重水堆,也可以供应回收铀等原料。所以无论是国内市场,还是国际市场,在资源循环利用及新资源利用领域,AFCR都是有机会的,发展空间也是很大的。(完)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