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人大代表、环资委委员孙勤:要掌握核工业发展的“命门”


    3月7日,在全国人大浙江代表团分组审议政府工作报告和审查计划报告、预算报告的讨论发言中,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环资委委员孙勤就一个小数点后两位的数字之差“较起了真”:“2016年研究与实验发展经费投入强度计划为2.15%,实际仅完成2.08%,社会经费投入计划任务没有完成。要对具体原因予以说明并开展分析,对今年计划如何落实做出预案。”从事了近40年核工业工作的全国人大代表、全国人大环资委委员孙勤对科技创新方面的工作格外敏感与认真。

  3月11日,在全国人大会议中心刚散会的孙勤接受了记者独家采访。“核工业发展的‘命门’一定要掌握在我们自己手中。”说这句话时,一直面露微笑的他表现得异常坚定。

  十三五”核工业发展,天时地利人和

  记者(以下简称“记”)“两会”前夕,关于我国核工业“十三五”规划出台的相关信息备受关注,建设一站式核燃料产业园、后处理技术突破瓶颈、核电安全高效发展等多个“关键词”勾勒了核工业“十三五”发展的壮丽蓝图。对核工业的发展前景,您如何看待?

  孙勤(以下简称“孙”):在党中央高度重视核工业发展的大背景下,“十三五”核工业的发展环境我觉得可以概括为:天时地利人和。这样的环境机遇下,核工业业界怎么抓住机遇,怎么创新发展?实现就像总书记提到的“再创辉煌”,我们确实需要坐下来好好谋划谋划。

  那么,在您看来,这样的大背景下,“十三五”的重点任务,核工业业界该如何拆解落实?

  :我想从战略层面上,我们要与国家整体战略相融合,要抓住国家供给侧改革的重大战略机遇。当前,国家、社会对核能产业的发展应该说寄予厚望,比如说通过能源结构调整改善气候环境,以及医疗、工农业领域的核技术应用等等,我们产业必须拿出真正能够满足社会发展需要的产品。

  我认为有三方面工作亟待加强:“十三五”首先是我们产业调整升级的攻坚时期,产业中有的环节要升级,要补短板,有的环节要去掉,特别是像中央提出来的去“僵尸”企业、去企业办社会的职能、减少企业层级,通过“三去一补调结构”达成整个产业的升级;第二我要说的是创新驱动求发展,新的发展时期核工业遇到的问题必须要用创新驱动来回答,单一地扩大产能不能解决全部问题。占领科技制高点,这是我们产业发展的关键;第三就是深化改革增活力,这方面的工作核工业要大踏步地跟上与强化,产业重组、混合所有制的探索、员工持股等等多种举措要上,不要、也不能过多地拘泥于条条框框了。在这些方面,我们以前已经开展了一些工作,但还不够。“十三五”期间很多产业发展关键点要进一步梳理与思考——科技创新我们要力求哪些突破?深化改革要打开哪些突破口?从当前核工业的“十三五”规划来看,落实下来,我们需要采取一些特殊的举措,常规动作可能不足以支撑。

  这个产业发展的思维方式要转变

  国家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提出“安全高效发展核电”的指导思想。您对此如何理解?你认为该如何加强此方面的工作?

  :核电要做到安全、高效发展,关键还是思想观念的问题。当前我们的发展中遇到很多挫折,或者说我们遇到了一些困难,从中我们应该吸取哪些教训?思想观念的转变就是当务之急。

  首先,我们要认识到公众支持是基础,要特别强调一个透明、共享的理念。以往核工业强调保密,但在核电产业发展中,我们的观念要彻底改变。虽然现在有所改观,也做得不错,但核电不是一个孤立的产业环节,整个核工业的透明还做得不够。一定要特别明确:不是我不让你知道,我的地位就越高;而是要越让更多人知道,我的道路才会越走越宽。关于共享,我们也做了一些事情,比如:帮助地方修路,税收支持地方教育等等,但这更像一种扶贫或者说我们本身就承担的社会责任,这个层次的共享是被动的,还远远不够。我们在当地建项目,我们的项目从建设之初的规划就考虑到如何带动地方经济发展,如何和地方发展规划切实融合,真正做到共荣共生,这不仅仅是一点钱的问题,而是顶层设计、战略决策的问题。

  第二,要进一步提升核安全文化。我们常常讲核安全是核工业的生命线,核安全文化是我们的基础文化。未来的发展中,我们决不能满足于现状,还需要有一个质的提升。

  第三,我认为业内协调很重要。业内的竞争固然重要,但对于核工业这样的战略产业来讲,产业的盘子又不大,强调业内竞争的同时就更要强调业内的协调。

  您刚才提到,核电不是孤立的产业环节。那么,您认为随着核电产业发展的推动,核地质勘探、核燃料、乏燃料后处理等多个相关配套产业……也就是所说的核工业全产业链该如何协同推进?

  :谈到全产业链,核工业一直以来都强调要拥有完整的产业链,但我个人认为对于全产业链的理解要与以往发生一些思考方式上的变化。这一链条中,哪些是属于战略的?哪些是属于市场的?我们心里要非常清晰:战略的那部分我们当仁不让,但属于市场的,我们就按照市场规律运作,谁做的好谁来做,我们未必事必躬亲,包打天下。我们谈的完整,是开放的完整不是封闭的完整,或者说是一条虚拟的、战略上的完整产业链,而不是实体的完整产业链。

  核工业的产业链条很长,就好比一台电脑有各种各样的芯片,大多数我们并不一定要自己生产,但最核心的少数芯片掌握在我们手中。

  中国孙子兵法有句话:不战而屈人之兵。所谓不战不是说去游说一下就可以让别人退兵,而是我掌握核心竞争力,让别人他自己知难而退。也就是说,在我们整个产业链当中要掌握这么几个关键环节,也就是“命门”。

  那么,“十三五”核工业的发展要继续围绕核心竞争力的提升下功夫。核工业的核心竞争力主要体现在哪些环节与领域?

  :“命门”不仅指产业链中的某个环节或领域。它也指产业的标准、规范。今年,我们浙江团的驻地还比较安静,但去年因为“马桶盖”事件,我们团里相当热闹。中国人都跑去日本买一个品牌的马桶盖,结果经过调查,原来马桶盖就是浙江开发区一家企业制造的,制造技术也是他们研发的,但制造标准、理念和逻辑是人家日本的,我们按照日本的标准做出来的产品,知识产权就是人家的。放在核工业同理,无论国内企业还是国外企业都可以进入我国核工业市场,但行业标准是我定的,我们可以把行业标准定的很高,你达不到这样的标准,没这个实力,你就无法进入。

  “十二五”期间,我们有几个关键环节的突破做得非常好,比如说CF2、CF3核燃料元件的研发、DCS系统的国产化等等。后续,还需要在这些产业中“卡脖子”的地方继续狠下功夫。

  探索多种模式共推产业发展

  “十二五”期间,核电成为国家“走出去”的一张产业名片,那么,“十三五”期间,在“走出去”方面,我们还需如何着力?如何加速?

  :首先要把自己的产品做出来,比如“华龙一号”走出去,我们的示范工程一定要做好。

  与此同时,我们还是要发挥系统的优势,也就是核工业产业链的优势,核电出口带动的是全产业链的出口,我可以提供培训,提供后续服务,包括配合政府监管等。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当然,系统优势也包括国家的组合拳优势,比如说到非洲开发核电市场,现在国家每年给非洲50个亿的支持资金,我们能不能与其相衔接。

  第三,我们讲到“走出去”的商业模式往往就是一种模式——BOT模式,也就是交钥匙工程。但随着“走出去”的进一步深入,商业模式要突破,可以多种形式、多种渠道地“走出去”,比如我们是否可以利用社会财团共同出海的模式来化解风险等等。

  第四,一定要有同盟的概念,积极寻找战略合作伙伴,共同造船出海。这里的同盟,不是一时一事的合作,而是形成一种长远的利益同盟和荣辱与共的合作发展。

  “核电是清洁、安全的能源”,这一点随着多年的宣传已经日渐深入人心,但近几年,核能领域积极推出了核能供热解决方案、海水淡化等多种核能利用方式以应对当前的环境污染问题。作为全国人大环资委委员,您如何评价核能综合利用在环保方面的意义和价值?

  :首先,积极支持核电的发展本身是我们环资委的责任,核电的发展对改善能源结构、改善大气污染有着重要的意义和作用。

  但是,中国面临着一个从能源短缺向能源过剩的转变,所以核能发电的需求不像以往那样迫切了,现在突出的迫切问题是环境污染问题。环资委在环境保护方面做了很多工作,各种调研。环资委的一项分析显示,2016年全年,我国38个重点城市的空气质量督查中PM2.5的情况比以往有所好转,但就是一到取暖季PM2.5就“爆表”。这说明城市取暖是造成大气污染的一个重要原因。那么,核能供热的话题就被相应提了出来。“十二五”期间业界已经有所动作,但到“十三五”,这方面工作需要进一步提速。(文 杨阿卓 影 胡钢)


上一篇